□本報記者潘從武
  □本報通訊員周國兵
  “我妻子是在工作中突發疾病被送往醫院搶救無效死亡的,怎麼就不能算是工傷呢?”一審法院判決後,李陽在上訴時這樣問法官。
  12月23日,記者從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烏魯木齊市中級人民法院瞭解到,法院審理此案後,駁回了李陽的上訴請求。
  李陽的妻子由某勞務派遣公司安排到烏魯木齊市石油新村街道辦事處做保潔員。去年5月23日,李陽的妻子正在路邊工作時,突然感到身體不適,被同事送往新疆醫科大學第五附屬醫院。90個小時後,經搶救無效死亡。
  事後,公司提出工傷申請,烏市社會保險管理局作出不予認定工傷的行政決定,理由是:搶救時間超出了48個小時,不符合《工傷保險條例》第十五條第一款第一項“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突發疾病死亡或者在48個小時之內經搶救無效死亡的”視同工傷的規定。
  李陽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法院在一審、二審時均維持了社保局作出的行政決定。
  是要積極搶救“保命”,還是放棄搶救“保工傷賠償”?事實上,這是個令人無法選擇的兩難問題。
  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中級人民法院也曾審理過一起類似的工傷認定案件。吳軍的父親在單位上班時,突發腦溢血被送往醫院搶救。搶救中醫生提示他,雖然還有生命體徵,但搶救已無意義。
  是繼續搶救,還是保工傷賠償?吳軍一家在“保命”還是“保工傷”之間進行著艱難抉擇。最終,一家人決定全力搶救。吳軍說,如果在48個小時內放棄治療,是可以拿到工傷賠償,但在父親心臟還跳動時就放棄治療,家人無法接受。
  吳軍覺得48個小時的規定不公平。在辦完父親的後事之後,他還是向法院提起了訴訟,最後在二審期間,在法院的協調下,雙方達成了賠償協議。
  新疆昌吉中院行政庭一位法官告訴記者,如果認定工傷後,根據死者家屬情況不同,能得到的賠償也不同,少則三四十萬元,多則六七十萬元。如果不認定工傷,只能拿到幾萬元的非工傷死亡賠償,即便雙方協商解決也不會多多少。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職業病醫院心血管內科主治醫師劉強說,突發疾病要根據患者的具體病情來決定,不同的疾病有不同的特點和規律,搶救時間長短也因人而異。
  對工傷認定“48小時之限”,網友的討論也很熱烈。絕大部分觀點認為,家屬明知親人還沒有死亡,卻為了“保工傷”而放棄治療,誰也做不出來。“48小時之限”應該修改,使其更人性化一些。
  全國律師協會行政法專業委員會委員、新疆律師協會行政法專業委員會主任李傑在接受採訪時說,這個案例具有普遍性。隨著社會的發展,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特別是現代醫療技術水平的提高,《工傷保險條例》第十五條第一款第一項的規定,已遠遠不能適應社會法治的需要,無法解決現實中出現的問題,如果嚴格以48個小時為工傷界定的標準,會令更多的患者家屬難以抉擇。
  李傑說,從李陽妻子案件中可以看到一個基本事實,該員工是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場所內,突發疾病死亡的,符合《工傷保險條例》第十五條第一款第一項規定的兩個前提要件,員工被送往醫院搶救則是公司的義務,搶救並延長員工的生命是醫院的應盡義務。因此,儘管李陽的妻子搶救超過了48個小時,但並不影響李陽妻子因工突發疾病死亡的事實。《工傷保險條例》第十五條第一款第一項關於48個小時的規定顯然不科學、不合理。法院在審理此案時,首先應該查明基本事實,即李陽妻子是否在工作時間、工作場所內,然後進一步查明醫院所出具的死亡原因和死亡證明,必要時調取醫院診斷結論及搶救記錄,以確定死亡的直接原因。根據本案情況,李陽的妻子屬於《工傷保險條例》第十五條第一款第一項關於“視同工傷”的規定。
  李傑建議,應重新修訂《工傷保險條例》第十五條第一款第一項關於“視同工傷”的規定,取消48個小時的時間規定。同時,在此條基礎上增加:由醫院出具死亡原因證明書,這樣就能使法院在審理案件時更具可操作性、公正性。
  製圖/高岳
  (原標題:“保命”還是放棄搶救“保工傷”)
創作者介紹

訂做傢俱

lu47luxev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